首页  > 旅行  > 景区门票乱涨价现象调查:收入成地方财政提款机

景区门票乱涨价现象调查:收入成地方财政提款机

旅行 秦皇岛综合网 2018-01-12 09:10:10

景区门票乱涨价现象调查:收入成地方财政提款机景区门票乱涨价现象调查:收入成地方财政提款机景区门票乱涨价现象调查:收入成地方财政提款机

  门票车票保险捆绑销售;学生票只在暑假销售;全价票40元半价票变30元;几个景点打包销售,国家发改委近期在全国200余家景区检查门票时,发现一些景区存在不执行政府指导价、未按规定执行门票优惠政策、捆绑销售和不合理联票等乱象,记者调查发现,景区违规定价痼疾难除,门票收入甚至成为地方财政“提款机”,而“门票依赖症”之所以久攻难破,在于长期以来国内景区门票的收入支出随意化,缺少约束与监管,景区票价“明涨”“暗浮”违规定价乱象丛生根据国家发改委2018年发布的《关于进一步做好当前游览参观点门票价格管理工作的通知》要求,对实行政府定价和政府指导价管理的门票价格,上调频率不得低于3年,不过这并没有从根本上抑制住景区门票的涨价冲动,景区门票反而陷入“逢调必涨”的怪圈,2015年上海东方明珠电视塔、广西桂林银子岩等景区相继公布上调门票价格。

  上海东方明珠电视塔、广西桂林银子岩等景区相继公布上调门票价格,“暗浮”现象也层出不穷,“暗浮”现象也层出不穷,一些景区存在“强制或者变相强制服务并收费”的违法行为,一些景区存在“强制或者变相强制服务并收费”的违法行为,如重庆大足石刻景区售票人员要求游客必须一并购买进出景区车票,如重庆大足石刻景区售票人员要求游客必须一并购买进出景区车票,强制搭售1元保险,强制搭售1元保险,“隐性”抬高价格,“隐性”抬高价格,一度只在每年的7月至8月给予优惠价格,一度只在每年的01月至01月给予优惠价格。

  但景区实际定价为30元,但景区实际定价为30元,同时,同时,让游客无法选择各景点单项票,让游客无法选择各景点单项票,由神农顶、大九湖、官门山等6个园区组成,由神农顶、大九湖、官门山等6个园区组成,最远达100多公里,最远达100多公里,而游览个别区域的游客则没了选择权,而游览个别区域的游客则没了选择权,不少景区因经营渠道有限。

  不少景区因经营渠道有限,加上门票收入支出混乱,加上门票收入支出混乱,又当监督者,又当监督者,致使景区门票陷入“解禁必涨”的怪圈,致使景区门票陷入“解禁必涨”的怪圈,尽管近年来国内旅游景点收入中,尽管近年来国内旅游景点收入中,然而比重仍高,然而比重仍高,多数5A级景区门票收入占比超过40%,多数5A级景区门票收入占比超过40%。

  北京旅游学会副秘书长刘思敏表示,北京旅游学会副秘书长刘思敏表示,尤其是不少观光型景区更是完全依赖门票收入,尤其是不少观光型景区更是完全依赖门票收入,门票价格上涨对于增加景区运营收益能起到“立竿见影”效果,门票价格上涨对于增加景区运营收益能起到“立竿见影”效果,——景区门票收入成地方政府“提款机”,——景区门票收入成地方政府“提款机”,景区游山门票收入在扣除相关税费等成本后的50%需支付给峨眉山管委会,景区游山门票收入在扣除相关税费等成本后的50%需支付给峨眉山管委会,峨眉山旅游公司的1.8亿多元游山门票中,峨眉山旅游公司的1.8亿多元游山门票中,此外还有新农村建设专项资金和风景区专项资金两项供给超过900万元。

  此外还有新农村建设专项资金和风景区专项资金两项供给超过900万元,国内一些景区门票收入往往变成个别地方政府的“提款机”,国内一些景区门票收入往往变成个别地方政府的“提款机”,肯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肯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收支“任性”,收支“任性”,门票收支、管理混乱,门票收支、管理混乱,以浙江杭州灵隐寺为例,以浙江杭州灵隐寺为例,只因去灵隐寺需要先经过飞来峰景区,只因去灵隐寺需要先经过飞来峰景区。

  财政关系不同,财政关系不同,专家介绍,专家介绍,因此门票收入支出方面较为随意,因此门票收入支出方面较为随意,也导致监管意愿不强,也导致监管意愿不强,由于景区运营公司归属景区管委会,由于景区运营公司归属景区管委会,“管委会每年需要多少经费,“管委会每年需要多少经费,也没固定比例”

  也没固定比例,明确产权“分类管理”业内人士指出,类似迪斯尼、海洋馆等社会资本投资建设的主题公园和景区,价格涨跌由市场决定不存在问题,但我国当前大部分景区都是圈占风景名胜、文化遗产等公共资源的旅游资源,因此门票价格构成应是运营成本加合理利润,这些具有公共产品性质的门票价格,调整过频、涨幅过高,无疑是“与民争利”,必须打击这种乱涨价和价格欺诈行为,改变靠自然景观“吃饭”的局面,刘思敏认为,判断景区门票价格调整是否合理。

  关键在于涨价是否基于“成本+合理利润”的定价原则,必须以收支等财务信息的透明、可核查为基础,因此,国家有关部门有必要下定决心,建立现阶段适用的门票价格生成机制、收支管理规范,重要景区应效仿上市公司,做出经过第三方整合的财务报表,使景区的财务、运营处于全民监督之下,“有理有据”的景区门票价格调整才能被公众接受,广东财经大学旅游管理与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张伟强教授分析说,当前由于各地景区经招商引资开发之后,在景区产权等方面不够清晰,因此各地应首先明确景区产权归属情况。

  日前举行的全国旅游工作会议上,国家旅游局明确提出,实行景区门票分类改革,对此,专家们认为,遏制景区涨价乱象,若要达到治标的效果,必须尽快明确景区产权归属与性质划分,进而厘清利益分享机制与监管部门管理职责,最终实现门票的分类管理指导;对于私有化景区,以指导为主,放开经营,对国有景区则划分为经营性与公益性景区,明确经营性景区只能获取适当的利润,公益性则应纳入财政兜底,明确各级政府的责任,逐步建立由国家公园、省立公园和城市公园组成的三级公益景区体系,(参与采写记者:李劲峰、马剑)

秦皇岛综合网声明: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